• <option id="uu2sq"></option><xmp id="uu2sq">
  • <li id="uu2sq"><rt id="uu2sq"></rt></li>
  • <noscript id="uu2sq"><center id="uu2sq"></center></noscript>
  • 歐亞學院副校長孫建榮:高等教育在地國際化不是一項“孤島”工程

      伴隨2022級新生報到接近尾聲,西安歐亞學院與美國中田納西州立大學合作舉辦的軟件工程專業本科教育項目迎來了第一批學生。不難發現,在全球后疫情時代的影響下,以及國際社會諸多不確定因素的伴生下,人才世界流動速度大大放緩,越來越多的學生、家長將目光鎖定在了不出國門便能提供國際化高等教育的學校。本期“對話”欄目將以歐亞“在地國際化“發展之路與首個中外合作辦學項目為切入,對話主管學校國際化建設事務的孫建榮副校長,一聽他的見解與感受。

      

    20220914_170028_000.jpg


      緣起關乎教育資源公平分配的議題

      關于教育國際化,早在古希臘時期已有跡可循。以赫卡泰烏斯、希羅多德、蘇格拉底等人為代表所掀起的跨國家“游學、游教”之風正盛,學者們以“讀萬卷書,行萬里路”著稱于世,柏拉圖創辦的學園、亞里士多德的呂克昂更是著名的“國際化”教育組織,眾多來自他國或周邊城邦的學者、學生聚集于此,學習、研討。

      

    20220914_170028_001.jpg


      呂克昂學園

      12世紀,中世紀大學興起,在教會文化和傳教活動的浸潤下,師生們帶有鮮明的國際性流動特征,學者、學生們自發前往國外傳播與追逐知識。作為現代大學的起源,來自中世紀大學的國際化教育特征得以傳承。

      

    20220914_170028_002.jpg


      中世紀大學課堂

      后伴隨世界各國發展,在國際競爭、國家主義、地緣政治等多方面因素的影響下,游學活動發生異化——其不再作為學者們為追逐知識而進行的自發性學術活動,而成為學校為響應和推進國家國際化戰略的行政任務,跨境人員、數量等受到來自政策、經費等多方面的制約,嚴重違背了國際化教育的初衷。

      20世紀90年代,以瑞典為代表的部分歐洲國家發起了高等教育“在地國際化”運動,以期扭轉傳統國際化模式過于重視人員跨境流動而造成的高等教育資源分配不公平的弊端。

      

    20220914_170028_003.jpg


      瑞典馬爾默大學

      1999年,時任馬爾默大學國際事務副校長的瑞典學者本特·尼爾森(B.Nilsson)在歐洲國際教育協會(EAIE)春季論壇上作了題為《在地國際化——理論與實踐》的報告,明確提出了“在地國際化”(Internationalization at Home,簡稱IaH)這一概念。他強調:“在地國際化”是指“教育領域中發生的除學生海外流動之外的所有與國際事務相關的活動”,即讓所有學生(不僅是跨境學生)在校學習期間都能得到國際視野與多元文化的熏陶和歷練。

      其特征在于:

      1)注重本土培養

      “在地國際化”強調立足本國或本校所展開的國際教育,打破了傳統意義上以人員跨境流動為主要方式的高成本、精英化教育模式,極大程度消除了國際教育的高壁壘性。

      2)普惠全體的民主理念

      “在地國際化”教育理念旨在盡可能幫助全體學生不離開母國和母校就能接受國際教育,彰顯了高等教育的公平性與普惠性。

      而這種能夠促進教育資源公平分配、切實提升國家教育現代化質量水平、在本土即可培養跨文化人才的理念與路徑,得到越來越多國家的認可與推行。西安歐亞學院經過十余年的發展,已初步形成“在地國際化”發展模式,對此孫建榮副校長有著自己的感受與看法。

      高度相近的所見所感

      作為一名長期生活在海外、工作在國外高校的人,孫建榮來到歐亞后,第一感覺是「很熟悉」。除卻國際化校園環境帶來的直觀體驗外,其他很多細節同樣觸動著他:

      歐亞的‘人車分流’是以外環行車、內環行人的方式進行,行走的道路上車輛不能經過,這種將人放在中心的意識,是國際教育的共識;

      歐美國家講求節能、環保,歐亞除了使用綠色、經濟的建材外,很多空間的利用率都非常的高。例如虹橋學生中心,老師、學生們可以在里面用餐、學習、放松、娛樂等等,一室多用,降低資源浪費;

      

    20220914_170028_004.jpg


      虹橋學生中心

      在教學上,《思考與創新》這門歐亞DNA特色課程,注重培養學生的批判性思維、審辨能力與創新精神,而這些能力對塑造跨文化人才至關重要;

      ‘翻轉課堂’已被歐亞的老師們運用得十分熟練,這種調換師生主體的授課方式,在國外很常見,以此更好地尊重并激勵學生個性化發展;

      

    20220914_170028_005.jpg


      以學生為主體的歐亞課堂

      國外大學里,很多學生通常坐在草坪或者在校園的咖啡廳里討論學業、事務,而在歐亞,教學樓里大量的公共空間、南北學生客廳、大學生活動中心等,同樣為學生們創造了自由、敞闊的學術氛圍;諸如此類的例子還有很多很多。

      正是因為這些細枝末節的感受與體驗,觸動著這位教授加入西安歐亞學院,成為學校國際化發展道路中的一員。

      在地國際化不是“孤島”,而是“大陸”

      加拿大學者埃爾斯佩思·瓊斯和喬斯·貝倫(Elspeth Jones & Jos Beelen)曾在本特·尼爾森理論的基礎上,對“在地國際化”教育理念做出具體延伸:

      「在地國際化是在國內學習環境下有意識地將國際的和跨文化的維度整合進面向所有學生的正式和非正式課程的過程?!?/p>

      正式課程:

      指顯性的教學課堂,通過將國外優質教育資源融入教與學,以實現課程目標、內容、過程、方法的國際化;

      非正式課程:

      指除了教學課堂之外,由國際化、多元文化所構建起的物理校園環境與隱性人文氛圍。

      只有當二者共同完成、相互促進時,才能給到師生完整、真實的體驗。

      在聊及“在地國際化”在高校領域的推行時,孫建榮副校長對大眾印象做出回應,并談到:

      很多人認為一個學校的外教越多、留學生越多,就說明這個學校的國際化程度越高,但其實不是的。

      如果我們只是單純地引進國外人才,而忽視教學方法、課堂氛圍、語言能力等諸多要素,最后帶給學生的只能是割裂的教學體驗。

      在地國際化在高校的實施,不是一座地處邊緣的‘孤島’,而應是由全體教職工、全校所有部門、校內各種要素共同連接起來的‘大陸’。只有學校圍繞國際化形成完整有機體,才能盡可能地幫助每一位學生不離開本國、本地,就可接受國際教育,而這正是‘在地國際化’的宗旨與目標。

      回溯西安歐亞學院在地國際化建設與發展之路,距今已有十余載。

      2010年,學校在第三次教學工作會議圍繞質量內涵,提出長期堅持“國際化、應用型、新體驗”的質量戰略,并將“國際化視野、國際化標桿、國際化標準”作為國際化辦學的指導框架,以此開始了包括管理模式、教育研究、師資建設、課程改革、語言支持、環境建設等多環節在內的轉型與改革,不單一依靠量化指標,而是進行全方位內涵式發展:

      學校與美國杜肯大學合作成立卓越教學中心,通過引進國外先進教育理念與教學方法,提升全體教師的教育教學技能;

      

    20220914_170028_006.jpg


      卓越教學中心授課過程圖

      成立校級“國際化發展委員會”,圍繞戰略目標做好國際化頂層設計,統籌全校國際化資源,推進全校國際化發展;

      通過引進具有國際視野和海外教育背景的專家、學者、教師,增強學校國際化教育教學水平,帶動包括專業布局、課程體系、人才培養等多方面的創新與改革

      

    20220914_170028_007.jpg


      人文教育學院教師 Ivica Simic

      充分調動本校優勢與資源,積極與海外高校、國際協會等建立戰略合作關系,聯合培養國際化應用型人才,為學生提供高質量國際化教育;

      

    20220914_170028_008.jpg


      學校先后與英國斯旺西大學、英國考文垂大學、美國密蘇里大學、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等在內的 16 個國家和地區的 51 所優質境外院校確立合作關系,并成為包括“歐洲管理發展基金會”、“國際社會創新與可持續設計聯盟”等多個國際協會會員。

      成立“國際語言中心”,并在多個專業開設“雙語班”,為國際化教育提供語言支撐;

      

    20220914_170028_009.jpg


      工商管理學院雙語班 積極開啟各類長、短期國際交流與教育互訪活動,為師生提供更好的在地國際化體驗;

      

    20220914_170028_010.jpg


      圖為跨文化暑期學院

      2018年至今,學校共累計接待境外團組95批308人次, 700余名師生參加各類長短期國際交流及互訪活動,200余名留學生來校參加游學活動或語言培訓等。 對標歐美校園和國際化建設標準,學校對環境與教學樓進行建設與改革,以期為學生提供“沉浸式”國際化學習、生活環境。

      

    202209141703345421.jpg


      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安大略教育研究院教授、當代高等教育國際化研究著名學者簡·奈特(Jane Knight)曾將高等教育國際化定義為一種「process(過程)」,這項工作既不是一蹴而就,更不是一時之需,而是需要學校通過調動各模塊、各要素進行細水長流的縱深發展。

      通過對教育教學體系、管理支持體系、服務保障體系的建立與改革,西安歐亞學院的發展逐步與國際接軌,在地國際化大學的建設版圖也日趨明晰。

      是發展里程碑,更是重要突破口

      2022年4月26日,教育部公布2021年下半年中外合作辦學項目審批結果,西安歐亞學院與美國中田納西州立大學合作舉辦的軟件工程專業本科教育項目成功獲批,目前,第一批新生已經入學,開啟國際化大學教育與體驗。

      

    20220914_170028_011.jpg


      開課第一天全英文教學課堂

      在聊及中外合作辦學項目的特色優勢與申辦意義時,孫副校長說道:中外合作辦學相較于其他國際化辦學方式而言,擁有更為天然的優勢。學生所學課程、授課教師、教學方法、考核體系等均與國外大學保持一致,既能帶來更加純粹、完整的國際化體驗,也是學生獲得高質量、高性價比優質教育的重要途徑之一。 民辦高校獲批中外合作辦學資質的數量較少,此次西安歐亞學院能夠順利獲批,標志著政府對歐亞辦學能力、人才培養和國際化發展程度的一次重要認可。

      

    20220914_170028_012.jpg


      申辦過程中,西安歐亞學院與中田納西州立大學召開多輪線上會議

      中外合作辦學作為中國高等教育國際化發展道路上的重要組成部分,對我國教育質量提升和教育現代化發展具有非凡意義。具體到西安歐亞學院而言,孫教授對該辦學模式的教育教學意義做出解析:此次中外合作辦學項目,將成為學校在今后國際化發展道路上的重要試驗田與突破口。

      師資活力:通過直接引進外方師資團隊,能夠強化中、外雙方教師團隊的溝通與協作,為西安歐亞學院老師在國際化工作中帶來更多活力與指引;

      教育教學:學校將以美國中田納西州立大學為重要參考對象,修訂課程大綱與質量保障體系,以百年名校的標準,強化西安歐亞學院國際化課程建設的專業度、深度與廣度,以期為學生提供更加專業、更高水準的教育教學;

      項目發展:截至目前,學校國際項目已覆蓋9大二級學院,擁有包括中外合作辦學項目、國際證書班、雙語班、中外合作班在內的4大類型、18個學科項目。學校將以軟件工程專業為契機和模板,探索與深化國際化在其他專業學科發展上更多的形式與可能,力求惠及更廣泛學科學生;

      管理體制:此次中外合作辦學項目的順利落地,將為國際化發展委員會、國際合作與交流中心等相關部門提供管理、運營等方面的經驗,強化團隊領導力,為歐亞未來發展提供更有利保障。

      “適應國家經濟社會對外開放的要求,培養大批具有國際視野、通曉國際規則、能夠參與國際事務和國際競爭的國際化人才?!薄秶抑虚L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

      西安歐亞學院將繼續根據自身發展道路、優勢與資源,有的放矢地進行在地國際化道路建設,為促進教育資源公平分配、培養更多高質量國際人才而努力。


    (責任編輯:范強力)
    加載更多

    媒體矩陣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門戶網站
    關于本網 廣告服務 投稿通道 招聘啟事 聯系我們 免責條款 人員名錄 陜西不良信息舉報
    日日爽夜夜爽人人爽AV
  • <option id="uu2sq"></option><xmp id="uu2sq">
  • <li id="uu2sq"><rt id="uu2sq"></rt></li>
  • <noscript id="uu2sq"><center id="uu2sq"></center></no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