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ion id="uu2sq"></option><xmp id="uu2sq">
  • <li id="uu2sq"><rt id="uu2sq"></rt></li>
  • <noscript id="uu2sq"><center id="uu2sq"></center></noscript>
  • 金種子酒深陷虧損困境,啤酒大佬華潤入駐仍難將其“救”出泥潭?

      明顯可以看出,即便華潤入局,金種子酒也未能起勢飛升,或者說,華潤還未發揮出其效果?  

    圖 / 網絡

      不久前,金種子酒開展了暨馥香白酒科研成果的發布會,是以 " 秉承馥香,潤啟華章 " 為主題的第三屆金種子馥合香手釀開窖節。

      有趣的是,在此次金種子酒的發布會上,華潤卻是備受矚目,就像其主題中的后半句 " 潤啟華章 "。

      整體來說,就是金種子酒抱上了華潤的大腿,但華潤雖然是啤酒領域的大佬,如何帶領金種子酒走出困境卻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

      以目前來看,即便華潤大手筆入股,金種子酒也依舊沒有擺脫業績虧損的泥潭。

      【業績深陷虧損泥潭,難出困境】

      前段時間,金種子酒公布了上半年的業績報告,從結果來看并不如人意。

      報告期內,公司實現營收 6.02 億元,同比增長 10.39%;凈利潤虧損為 5397.98 萬元;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為 5508.02 萬元。

      依舊虧損的業績也能看出,金種子酒推出的馥合香產品在次高端、高端白酒市場的反響并沒有為業績帶來較大推動,效果不顯。

      和以往的表現相比來看,其如今虧損程度雖然略有收窄,但卻并沒有走出虧損泥潭。

      值得一提的是,金種子酒與古井貢酒、口子窖、迎駕貢酒并稱為安徽四大名酒,而在徽酒四杰中,以發展來看金種子酒明顯掉隊,且以虧損的成績墊底。

      對于虧損原因,金種子酒表示:一方面由于公司白酒產品結構處于調整期,次高端產品銷售占比較低,綜合銷售毛利相對較低;二是由于上半年國內疫情防控等原因,導致銷量下降所致。

      由于金種子深耕低端市場,所以如今在轉型沖擊中高端市場上效果不佳,其中高端酒的收入從 2018 年的 6.35 億元下降至 2020 年的 2.59 億元,即便其在去年有所增長達到 3.43 億元,但總體量甚至還不如 2019 年的 3.82 億元。

      中高端酒轉型不利的同時,其毛利率也從 2018 年 66.36% 快速下滑至 2021 年的 51.8%。

      不過,除此之外,其公司的各項支出也是導致利潤為負的原因之一。

      從半年報可以看出,金種子酒的營業成本高達 4 億元,和去年同期相比微降,但要知道今年上半年公司的營收也不過才 6 億多,而其營業成本就占了三分之二。

      此外,其銷售費用及管理費用也有所上升,其中最高的銷售費用支出水平已上億元,為 1.36 億元,占總營收的 22.59%。

      各項高水平的支出已經對公司的凈利潤產生了侵蝕。

      在持續虧損的業績困境下,上半年金種子酒的經營性現金流凈額也從 -1.97 億元下降至 3.02 億元。

      有業內人士表示:金種子酒品牌價值不高,產品結構低端嚴重,渠道粘性不足,以馥合香為代表的次高端產品正在培育期,無法貢獻銷量,企業正在實施產品結構升級的艱難轉型期。

      【華潤入駐,能助金種子酒復興嗎?】

      金種子酒深陷業績虧損的漩渦,但此時,卻迎來了它的白衣騎士。

      就在今年 2 月份,金種子酒發布公告稱,阜陽投發擬以非公開協議轉讓方式將所持金種子集團 49% 的股權轉讓給華潤戰投。公告發布的 4 個月后,此次股權轉讓相關事項便完成了審批和工商變更登記。

      不過明顯可以看出,即便華潤入局,金種子酒也未能起勢飛升,或者說,華潤還未發揮出其效果?

      其實細數華潤系的發展史,華潤就是一步一步將全國各區域品牌依次收入囊中,最后推出了自己的品牌雪花品牌,而地方品牌卻被埋沒。

      如今華潤在白酒領域已經將參股汾酒、控股景芝酒業和金種子酒收入麾下,其后續路徑是否會再一次復刻啤酒的布局?如果真是這樣,金種子酒最后會如何似乎不難預料。

      但這都是未來思考的事,在今年 7 月份,華潤啤酒表示,華潤的入駐為金種子帶來三大利好,但細數華潤一直以來在啤酒領域發展,其對于金種子酒是否有些隔行了呢?畢竟啤酒與白酒雖然都是酒,但其領域還是存在偏差的。

      華潤入駐后,金種子酒高管迎來人事重大變動,其現有 7 位高管中,何秀俠、金昊及何武勇 3 位華潤高管分別出任公司的總經理、財務總監和副總經理職務,空降成為這家區域酒企的主導者。

      值得一提的是,這三位的履歷都與華潤啤酒相關,也就是說他們的經驗多與啤酒行業有關,白酒領域的經驗恐怕難說。在此情況下,華潤是否能帶領金種子酒突破困境實現業績的正向增長,這都還猶未可知。

      不過以目前的形勢來看,金種子酒確實沒有因為華潤的入駐得到有效的經營及業績的增益,而從行業多起例子來看,其實業外資本入酒局,也并非全是利好。

      來源:氫財經


    (責任編輯:zl)
    加載更多

    媒體矩陣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門戶網站
    關于本網 廣告服務 投稿通道 招聘啟事 聯系我們 免責條款 人員名錄 陜西不良信息舉報
    日日爽夜夜爽人人爽AV
  • <option id="uu2sq"></option><xmp id="uu2sq">
  • <li id="uu2sq"><rt id="uu2sq"></rt></li>
  • <noscript id="uu2sq"><center id="uu2sq"></center></noscript>